返回目录

澳门博彩的网站

第六六一节 周天子挂了

    叶阳后提到韩王、魏王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听到不回来三个字,秦王大笑:“你可知道,白晖也不想回来了。但不行,寡人要把他叫回来,寡人只作一天的始皇,然后去北方征战,灭匈奴,给我诸夏一个千年的安稳。”

    九鼎殿外。

    宰执迎了上来,叶阳后很知趣的先一步回马车。

    宰执靠近秦王:“王上,有些意外的事情,可能臣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,莫慌。”秦王很冷静。

    宰执说道:“宫里刚才传出话来,昨夜天子饮酒无度,吐了三次依然还在喝。然后又用了两次药,药量已经是平时的三倍,今天早上宫里的人以为只是醉了,中午的时候发现,人已经虚到快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秦王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想要的是禅位,而不是夺位。

    天子实在是自己求死,每天都要喝酒,每喝必醉,甚至有过连续一个月都在半醉半醒之间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怪白晖对天子太好了。

    酒管够、肉管够。

    天子宫中,仅是辰国贵族女奴就有三百人,最近又送进去箕氏侯国女奴二百人,这天子已经需要靠药来支持男人雄风。

    不行就吃药,再不行就猛吃药。

    有个小吏这时飞奔着过来,在宰执耳边低语几句。

    宰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天意。”

    秦王问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宰执说道:“王上,刚才有人来报,天子醒了。医官说是回光返照,就趁这么一会功夫,天子竟然亲手刺死了放在宫里的一只雄鹿,原来喝了足有三斤鹿血,非要点名让箕侯嫡女入宫。”

    “由不得他胡闹,箕氏虽然被灭,但箕氏是良臣,其家眷不是奴,依然是贵族。

    箕子。

    商末名臣、贵族,商纣王的叔父。

    甚至于周王朝建立之后,许多律法、人文都借鉴了箕子当年的一些理论。

    “报!”又一人飞奔而至,对秦王重重一礼后,对宰执说道:“太宰,不好了,天子刚才御婢之时,射血不止而亡。”

    宰执摆了摆手,这种死法真不好评价。

    秦王用力的揉着额头,他头痛。

    想了好半天,秦王也没想出什么来,只好说道:“太宰,烦你辛苦一下,亲自去伊川见太后,然后写信给五大夫,这事寡人头疼,头疼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是,臣去办。”

    宰执也明白,天子还没有禅位这就突然死掉了,完全打乱了秦王的计划。

    宰执走后,秦王对身边的人说道:“传令,叫白晖回来,无论如何也要回来,告诉他,天子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天子死了,这种事情瞒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上位最重要的是一个名正言顺,秦国既然从来没提过是秦国统一的天下,只说秦国代天让天下一统,重归一体。

    可天子,就是天的儿子,眼下天子死了,谁来传位给秦王呢。

    秦王感觉头已经快要炸了,他想不出来应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宣太后只说了一句话:“本宫说天子禅位,就是天子禅位。”

    一句没头没脑的话,秦王完全搞不明白。

    宰执却懂。

    宣太后的意思是,不要去管天子的死活,随便安排一个人去代天子禅位就是了,然后过了一年半截的再说周天子过世的消息,大礼入葬就是了。

    至于谁认识天子,差不多有十年了,天子都没出过门。

    谁知道天子长的什么样。

    再说宫中的人,安排秦宫可靠的人选换一遍,原天子宫内的人装上船往白晖那里运,相信白晖有办法搞定这些人。

    真正大礼的时候,观礼的那些人往远了放,放到一里之外。

    谁认识天子,谁敢开口乱说,全家扔进南海里。

    相信以南海的深度,可以让他们很好的清醒一下。

    宣太后有点头疼,原本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秦王竟然还搞不好。

    宣太后起身往赢倬读书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赢倬已经确定要即位,虽然性格上有些软弱,可秦国不软弱。

    宣太后到的时候,赢倬刚刚上完文课,授业之师定了三人,分别是荀况、李昙以及谁都没想到的是田文。

    武课,只有一个老师。

    武安君白起。

    至于众臣提议的白晖,宣太后表示那里远让白晖滚到那里去,让白晖当老师,一定会害了赢倬。

    诸夏需要的是一个英明的帝皇,不是一个外表凶残,内心却充满着妇人之仁的白晖。

    所以,宣太后认为,让赢倬学习一下白晖的传记就可以,亲自当老师还是不要的好。

    伊川白府的演武场,四名老秦军正在用木刀陪着赢倬练武。

    白起坐在不远处,正在读书关于各地军备的整合。

    宣太后到,没让白起起身施礼,坐在白起近前说道:“白起你认为,赢倬可是一个合格的天子?”

    “还差一些。臣准备近期安排太子前往北地,去亲眼看一看,匈奴、东胡对我诸夏村落的伤害,相信他会明白事理。”

    宣太后点了点头,有时候出去看看,也是一种学习。

    宣太后又问:“匈奴这边,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“回太后,臣以为打匈奴最难的不是装备,也不是兵力,而是后勤。不过白晖已经建立了一套良好的后勤体系,眼下缺少的是物资。根据诸夏总军医官的上报,仅止血散一项,至少要再准备五十万包。”

    宣太后翻开了一些公文后笑着摇了摇头:“白起,这些事情你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臣惭愧,有合适的人选,只是!”白起没说下去。

    宣太后笑了:“安心,这个合适的人选很快便会回来,秦王下诏让他回来,本宫也派人传话,只说本宫最近身体很差,调宰羽、陶惠等人回来,本宫需要有人陪伴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白起也笑了:“那臣就不用写信了,反正他也不听。”

    “等他回来,后勤之事,他比你们都强。至于海外,楚人、赵人感觉自己行动的晚上,想去抢地就让他们去抢好了,我安排弟弟镇守南港,让甘陆去婆罗州,南猴子什么的,白起你就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白起没反对,只是提议:“太后,让太子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天子死了,眼下召集所有人立即回来,然后安排禅位大典,既然王上不愿意再当王了……”

    百度搜索【云来阁】小说网站,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,所有小说秒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