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目录

澳门博彩的网站

451 什么没有那种事?(求月票)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伴随着清澈的水声,一块石头被扔进了池子里,激起一圈圈的波纹。

    土御门家庭院的一个水池前,仓桥京子就站在这儿,向着池子扔着石头,仿佛正在泄愤,又仿佛正在沮丧。

    此时,仓桥京子那稚嫩却可爱的俏脸上,即没有刚刚的高傲,亦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,有的只是烦恼。

    顶着这样的表情,仓桥京子一边向着面前的池子扔石头,一边碎碎念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嘛”

    “一副那么神气的样子”

    “以为他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真是看不惯”

    类似这样的话语就不停的从仓桥京子的口中出现,可想而知,仓桥京子现在的心情有多糟糕。

    而让仓桥京子的心情变得这么糟糕的人,自然就是罗真了。

    “唉”

    想起刚刚的那场咒术战,仓桥京子终于是停下了碎碎念,转而叹息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为仓桥家的独生女,仓桥京子毫无疑问是一个名门的千金大小姐,并且还是千金中的千金,就算比喻为公主那也是不为过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由于出身的关系,仓桥京子一直都是被周围的人们当做公主殿下。

    家族里的佣人们会纵容自己的任性。

    别的家门的孩子会如众星捧月般的围绕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切,虽然没有让仓桥京子养成蛮横任性的个性,却也令其非常的要强,并理所当然的接受着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跟身份,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高贵。

    可是,随着仓桥京子的懂事,渐渐的,仓桥京子知道了。

    自己引以为豪的家族,虽然的的确确是名门中的名门,咒术界里的第一世家,身为这个家族的独生女,自己也算得上是一名公主殿下,可仓桥家竟是出身于别的家族的分家。

    那正是土御门家。

    而在土御门家的本家里,则有着一个与自己同龄的少年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仓桥京子便渐渐开始得知。

    虽然祖母、父亲并没有将这一点表现出来,但是从其它亲族的态度来看就可以明白过来,土御门家已经是过气的名门,没落的边缘家族,令得他们在暗地里不停的落井下石,时不时的都会进行一番冷嘲热讽,中伤着土御门家。

    但是,仓桥京子却是根据这些人的反应,无意识中明白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那就是,只有承认自己才是低人一等的那一边,那才会出现这么无意义的中伤。

    家族里的人们只能通过贬低土御门家来衬托自己的强大,正是一种畏惧对方的表现。

    毕竟,就算再没落,土御门家都是仓桥家的本家,这点无论如何都不能否认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,被捧为公主般进行对待的自己,在那位本家的孩子的面前,同样得低人一等。

    这让仓桥京子对于土御门家怀抱着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心有不甘,却又无法出其左右的一个令人敬而远之的家门,仓桥京子就对土御门家产生了如此印象。

    所以,当仓桥源司声称要带自己过来拜访本家,见一见本家的人的时候,仓桥京子下意识的就想拒绝。

    可惜,一贯的要强让仓桥京子不愿意在别人的面前示弱,令得仓桥京子只能咬牙,硬着头皮的过来了。

    换言之,仓桥京子其实一点都不高傲,只是表面上一直在逞强,不愿意在本家的孩子面前示弱而已。

    有鉴于此,在罗真的面前,仓桥京子才会表现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,还刁难了罗真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,仓桥京子已经完全失去了与罗真对抗的勇气了。

    想起刚刚那场精彩的咒术战,仓桥京子就不止一次的感到震惊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父亲的实力,仓桥京子虽然知道的不是很清楚,却还是知道他是这个国家中位于顶端的存在,仅有区区十几人能够与其相提并论,一直以来都让仓桥京子为之自豪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仓桥京子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和仓桥源司进行咒术战,只是朦朦胧胧的有个目标,就是将来想成为像父亲一样强大的阴阳师。

    可那也是将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目前的话,仓桥京子根本无法想象自己和自己的父亲平等交手的场景。

    然而,那个少年却是做到了。

    明明跟自己同龄,对方却是已经能够使用咒术,自由自在的操纵五行灵气,形成各种各样的现象。

    明明只不过是一个孩子,却可以与自己的父亲打得平分秋色,直到最后才认输。

    而在空中飘飞的咒符、席卷着的庞大咒力以及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等各种各样的事物在咒练场的空间里乱舞的景象,更是深深的烙印进仓桥京子的幼小的心里。

    一想到形成这种场景的人的其中一方是自己引以为豪的父亲,另外一方却是自己视为敌人的土御门家的小孩,仓桥京子不可能不感到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了不起的嘛。”

    仓桥京子便用力的将手中的石子给扔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也会学会强大的咒术,到时候就能够将他打得落花流水。”

    仓桥京子如此忿忿不平的嚷嚷着。

    可另一方面,理智又是告诉仓桥京子,等到她习得咒术时,罗真又会变得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是不是连父亲都不是他的对手了呢?

    “才才没有那种事呢!”

    仓桥京子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浑然没有发觉,自己的身后,早已出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然后

    “什么没有那种事啊?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就在仓桥京子的背后冷不伶仃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仓桥京子立即被吓得跳了起来,发出尖叫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很有少女的味道,非常的可爱。

    但是,这般可爱的反应,并不能改变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,仓桥京子的面前就是一个水池。

    被吓得跳了起来的仓桥京子当场失去了平衡,往水池里面掉落而去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伴随着激烈的水声,仓桥京子掉进水里,掀起一片水花。

    “救救命啊!”

    掉进水中的仓桥京子顿时惊慌失措的挣扎了起来,一边挣扎还一边哭喊着。

    看来,仓桥京子应该是不会游泳了。

    然而,面对这人命关天的大事,始作俑者却是一副很无语的样子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救什么命啊?池子里的水根本就不到你的胸口好吗?难道这也会淹死?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颇为无语的话,仓桥京子才发现,自己的脚正稳稳的站在水底下,水位则刚好淹过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自己居然在这种状况下大喊救命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仓桥京子的俏脸便因为羞耻而变得通红,恨不得钻到水底下去。

    等到仓桥京子抬起头,看向池边时,进入其眼帘的始作俑者的身影又是令其一愣,随即便怒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!?”

    听着仓桥京子那气愤无比的声音,罗真一脸无辜的笑了。

    百度搜索【云来阁】小说网站,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,所有小说秒更新。